祁白.

有人催才会更文的老年人。沉迷山下智久

【冲神】却话巴山夜雨时

              大家好我是祁白!

  

             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bu

 

             有一些具体设定请过目:


             半架空,人设是剧场版设定但并不是那个感觉的同人文,神乐身为春雨第七师团的团长跟随提督神威,啊鲁的口癖也改掉了←其实只是私心想写兄妹x

                首发贴吧

   

               双向暗恋

              

               那么接下来就是正文,希望各位食用愉快

   

                 壹.身为女主角无论在哪里都是很强大的存在



                 神乐站在飞船的瞭望台上,仰望璀璨的繁星。她浅橙色的长发散在冰冷的空气里,身后的斗篷和长发一起飞扬起来。17岁的神乐容貌绮丽,倒真的出落成名副其实的辉夜姬了。




               身后传来厚底皮靴踩踏发出的脚步声,神乐听到隶属于第七师团的夜兔手下向她报告:




                “团长,提督有事找您。”




                夜兔族的好看女孩只是眨眨眼睛,向男人抬起半分的头来:




                “神威找我无非就是那几件事,辛苦你来一趟,我不去了。”




                她就这么云淡风轻地背过身走掉,壮汉看见神乐要走,急忙补一句:



              “是关于地球的事。”




              神乐的脸色忽地变了,前一秒平淡慵懒的眼神突然锐利如刀,身体里的怪物像是被惊醒了,她的古井无波只是为了掩饰活在身体中的野兽。用血液浇筑的杀气忽的爆发开来,男性夜兔被气势压得不敢说话,只站在一边,连撑起直立的腰杆都有点艰难。




              ”神威在哪?“神乐终于收敛了自己的气息,脸上挂着厌恶的表情。



               “提督……在他那艘船的会客室等您。”



               “带路。”




               夜兔男人腹诽,提督神威与现任第七师团团长的神乐本是亲兄妹,可是却十分合不来,身为妹妹的神乐可以说是厌恶哥哥,来到春雨的三年内除了例行公事外不和神威见面,连话都少说,应该说不愧是那位“怪物清道夫”星海坊主的儿女,连性子都怪异到极点……啊错了,是已故的怪物清道夫,星海坊主。




            高跟鞋敲击船版的声音传入神威耳朵,他知道那并不亲近自己的妹妹找上门来了,于是他抽出自己的伞,挡住另一把同等巨大的伞的攻击。神乐来了,她的身上满溢着杀气,恨不得把一母同胞的兄长肢解。



           “神乐你真是越来越无礼了。”神威微笑着说,语气俨然一个宠爱妹妹的兄长,他也只防御着神乐的攻势没有多做攻击。


              “父亲逝世前托你照顾我,我也只不过是为了地球才呆在你的第七团,怎么现在天道众要开始行动了就把我扔回地球?这可不是我加入的本意,除非你能保证天道众不会启动那个计划……我就算拼上这条命也要、也要把天道众的老家伙们杀掉!”




              神乐气急,蓝色的眼睛里有水花闪烁着,一激动就有眼泪冒上眼睛的自己太软弱了,她如此地想着,加快了挥伞的速度,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我希望你不要太过小瞧我,神威]最后的结果是神乐将会客室毁得差不多,一路破坏着船体奔回自己的房间,神威要和她谈论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神乐随手扔掉破烂的斗篷,躺在足够宽敞的柔软大床上,看着就算看了五年依旧零熟悉不起来的天花板,像是被按了倒带键一样的,眼睛里浮现出地球上友人们的面目来,唯独一个家伙,他的赤色眼瞳蒙着代表困惑的雾气。




                                                                      
            第二天神乐起了床,她先望望没有光射进来的窗外,才打开随身携带的怀表看时间。估计着神威平时吃饱饭的时间决定等一会再到吃饭的船舱去,在那之前……


          [听说昨天团长和提督打了一架?]吃饭之前夜兔们无趣的谈资就只有昨天发生的芝麻绿豆点小事儿,那个被提问的夜兔大汉看了看周围各种“你快点说就等你说”的眼神,让所有人都围成一个圈才说道:


          

               “提督提到了地球……据说团长对于地球可就像是对待故乡一样的感情,天道众又要对地球下手,团长这种时候不和提督打一架就要去拆天道院了。要是团长拆了天道院……到时候大家都要死。”                                                   

                                                                                                                    

           “要我说团长还是太过重视那个什么地球了,天道众要用来做实验的地方怎能逃得掉呢.。对于夜兔来说故乡这种东西根本无所谓…….”



           接话的夜兔男人下一秒就被身边的神乐踹飞,她不顾身边彪形大汉对她露出的惊讶表情,靠着可怕的腿力一跳跳出几米远:



              “本女王的做事方法用得着你们来说吗?下次我再听到的话就不只是这一脚而已了趁早滚蛋吧!”



                她走前再次踹了脚那个作死的家伙,顺带招呼道:



               “不把他带去那条护理船的话下次作战就会死哦。”




               最后神乐还是没有吃饭,因为听了那些夜兔大汉的闲聊后本就糟糕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在房间里闷了许久后糟糕的心情和空空的肚子让她升起拆掉隔壁船的念头。



               “结果还是什么都没……”神乐小声说着什么,她明明还是这样的软弱,却又不得不撑着自己硬气起来,撑着自己去担任第七师团的团长,撑着用自己无与伦比的力量,以暴制暴。

 

               忽的,广播不适时地响起:



               “准备降落,降落地点夜王之城吉原!”随后就是轰隆隆的降落声充斥着耳膜。神乐想着已经到地球了,已经到那个国家了,已经被羁绊包围了。神乐扯过黑色的兜帽斗篷,匆匆披上后眺望窗外。现在正处在六月份的梅雨季节,整个江户的天空都灰蒙蒙的,真是适合夜兔行动的“好天气”。


             月咏觉得这个天气和今天所见到的人都糟透了,今天的吉原停止了生意,就为等着这位新任夜王的所谓“回归”,明明无论是上代夜王的死亡还是这之后的几年时间中神威都没有来到吉原,现在又以主人的身份驾临……猜不到其中关系的她向那个面带微笑却凶恶冷血的男人低下头:



              “请您移步夜王宫,不管是食物还是女人只有您一声令下就好,整个吉原都是您的所有物。”



              神威把撑在头顶的伞向右偏,抬头看灰蒙蒙的天空:




               “你期待的晴天在这里也没有啊。




                神威瞟了眼窗后的橘红色身影,无声地叹了口气,充分表现出他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然后他吩咐月咏:




              “你走吧,女人。除了送饭外不要靠近那里。”




                月咏应答道来,略显恭敬地离开他们所在的地方,她走得并不快所以能依稀听到神威吩咐身边的夜兔:



              “把你们团长叫下来,她到了这个心心念念的地球怎么能只呆在船上看天。”



              “是。”




                于是吉原百华的首领开始思考这个听起来地位略高的女人是谁,春雨中夜兔的军团是第七师团,这个人身为七师团的团长,肯定是实力强大的夜兔族。月咏也确确实实听到心心念念的地球这样的形容词。月咏的心中马上就有了一个合适的人选。她回头,烟紫色的眼睛里映进了一个窈窕的身影,橘色的长发因为主人的懒散而自由地披在脑后。那样淡薄的气场和端庄的容貌,让月咏想要推翻自己刚才的猜测。



            这样被月咏注视的神乐感受到她的视线,转头看了她一眼,晴空一样的眼睛和烟紫色的眼睛对上了。下一秒,神乐就不假思索地笑了,月咏依稀可以辨认出那个处于女人和女孩界线上的漂亮的人的嘴角轻轻说了什么,她在小声呢喃那个从前对自己的爱称,她说:




            “月月,好久不见。”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19)

© 祁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