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白.

有人催才会更文的老年人。沉迷山下智久

【冲神】却话巴山夜雨时(3)

   




         神乐望着荒废的街道,难过如潮水一般向她袭来。原来这就是天道院用来做实验的结果所在,她看起来纤细得轻轻一折就会断掉的纤细手指紧了又松,小臂上有青筋爆出。她的脸被斗笠遮住看不出表情,只能依稀看出牙齿紧紧咬合,仿佛撕裂肉块的野兽


 


 


 


 


          然而她的样子实在是和因虚弱而难受的有钱大小姐十分相似,街边到处都是的摄像头暴露了她是难得的好宰肥羊,大马力摩托车的嘟嘟声从江户的另一头传到这边。头上顶着奇怪莫西干头带着口罩和黑色墨镜的暴走族盯着她可爱的脸,仿佛盯着摆放好的的肥美三文鱼。 


 


 


        


 


         “喂。”神乐开口,眉头皱起。


 


 


 


 


 


           “你知道万事屋吗?”


 


 


 


 


           “哈?那个领导人和青学队长一样的万事屋……”  


 


 


 


 


            然而莫西干头大叔没能说出剩下的话,神乐按下伞柄上的按钮,只听到砰砰的子弹发射声,莫西干头的大叔已经能够被称作爆炸头大叔,不过他在神乐看到那个爆炸头之前就因为机车轮胎的爆炸而摔了下去,神乐吹散伞口冒出的烟气,蓝色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感情。


 


 


 


 


             “唧唧歪歪的真是恶心,现在的江户只剩这样的废柴大叔了吗?”


 


 


 


 


              神乐又随手轰掉一个莫西干头大叔,单手抓起爆炸头的废柴,不顾华美和服的束缚跨上大排量的摩托车疾驰而去,单手操纵着车子,另一只手举着废柴大叔。委实不敢相信这个在宇宙游荡了五年的少女居然有一身好车技,斗笠不知为什么没有掉下去,依旧看不到她的表情。


 


 


 


 


              “喂,你说万事屋的领导人叫什么?”


 


 


 


 


               爆炸头的废柴大叔惊慌失措地脸配上神乐的话语有了变化,他开口:


 


 


 


 


                “志……志村新八!这位漂亮的小姐您先把我放下来吧……”


 


 


 


 


                神乐不理会那个人的絮絮叨叨,继续问下去:


 


 


 


 


                “那坂田银时呢?”


 


 


 


 


                 看见爆炸头的废柴没有任何反应,神乐补了一句:


 


 


 


 


                “前任的万事屋。”


 


 


 


 


                这时爆炸头才猛然想起什么,大声回答:


 


 


 


 


                “失……失踪了!当时还不是攘夷志士的真选组还大幅出动警力来着,是一个银发的天然卷对吧?”


 


 


 


 


                  神乐无心再听下去,减缓车速把人放在地上扔了几张“①福泽谕吉”作为答谢,随后又加快车速奔向远方。


 


 


 


 


                 摩托车停在歌舞伎町街前,这条街道在神乐意料之中的开着不会关门的居酒屋,仍然有人在这条街道上生活着,为明日的生计忙碌着,这才是那个神乐所希望看见的江户的样子。


 


 


 


 


                  “真不愧是这条街。”


 


 


 


 

                   怀揣着一种二十年后回故乡的心情的神乐向原来的万事屋走去,路上的人影越来越少,她的脚步终于停在寺田屋门口时,雨势突然大起来,似乎在催促她快点回家。                                

  




                 于是一步、两步,她踏上许久未修缮的木质楼梯,承受重量的木板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心里有酸酸的东西涌上鼻头。等到她终于拉开未上锁的门,望向灰尘覆盖着的她曾经的家,神乐这才确信那个男人,真的不见了。                 

   



      

               没来得及落下眼泪,神乐举起伞格挡突如其来的攻击——一把武士刀从正面刺向她,她反手拿住伞刺向攻击者,被眼泪糊住的眼睛里看到了一席红色的和服和同色的眼瞳。许久未见,那人蓄起了长发扎在脑后,不做公务员做了攘夷志士。神乐想是该大战一场,完全忘记只是和小银他们打一声招呼就走的本意,于是她大喊:                 

 





             “冲田总悟你这个傻帽娘娘腔吉娃娃来决一死战啊!”                   






            此时正好天边划过一道闪电,屋内拂过一缕凉风,照亮了冲田总悟的脸,吹开挡在神乐面前的纱。                                 

 





            神乐看见那个人笑了一下,然后轻轻说:                 






               “是你啊山地大猩猩。”      





              随后他手上那把锋利的武士刀一刻不停地斩向神乐,丝毫没有久别重逢和怜香惜玉。







              果然那句话说的对,不是冤家不聚头。

 


 


 


 


 


 


 ①:日圆的一万钞票上印着福泽谕吉


 


 


         难产的少女x总之男主角终于出来了我好开心qwwq!



评论
热度(4)

© 祁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