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白.

有人催才会更文的老年人。沉迷山下智久

【冲神】却话巴山夜雨时(4)

       

           cp冲神,前面的三章请戳这里(1) (2) (3) 死蠢如我终于会用超链接了x



             有一些具体设定请过目:


             

               半架空,人设是剧场版设定但并不是全剧场版的同人文,私设多如牛毛,神乐身为春雨第七师团的团长跟随提督神威,啊鲁的口癖也改掉了←其实只是私心想写兄妹x

                

   

               双向暗恋



               OOC严重

             

              

             啰嗦了这么多终于到正文了,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肆.守株待兔


              

        冲田总悟做了一个梦。梦里只有神乐,那个少女想要触碰被遗弃幼猫却硬生生收回手眼中的失落;和那只巨大白犬玩耍时脸上的喜悦;以及她在阳光下拿着纸伞旋转,脸上的笑容,她纤细洁白的脚腕像是某种灵动的蝴蝶上下翻飞,踏遍江户每一个明亮的角落。

    

    

    

    

        他知道她最喜欢去街口第三家便利店买醋昆布,明明是畏惧阳光的夜兔却特别喜欢晴好的天气,下雨天激怒她的几率比平时大大增加,她气急了头上会有呆毛摇来晃去,白皙的脸蛋上飞出一片被气出来的好看红晕。或许是抖s的天性使然,冲田总悟只觉得看到她生气的脸,就有一种鲜活明亮的快乐。

    

    

    

    

        很多年前冲田总悟向近藤勋递交更换巡逻区为歌舞伎町范围的文书,如今还被他放在许久未穿的真选组上衣口袋里。五年前的一张白纸,如今已经泛着时间的黄色。冲田总悟和神乐,五年未曾相见。

    

    

    

    

         所以他梦到了成长后的神乐,她一头茜色的长发考究地挽了起来,穿着蓝底白花的华丽和服,在破旧的万事屋里举起那把抵挡过无数次菊一文字的紫伞。他们相伴走过江户或人声鼎沸或寂静无声的小巷,她天天更换昂贵美丽的和服,花一样地开在冲田总悟眼里。

    

    

    

    

          可最后,一身红色旗袍的神乐倒在他前方,茜色长发无助地披散着,染上了她红色的血液。似乎是释怀了一样,神乐嘴里吐出混有块状物的血液,她躺在冲田总悟怀里,露出一个微笑后沉沉的,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像睡着了一样

    

    

    

    

              一个噩梦。

    

    

    

    

          冲田总悟伸出手绕着留得很长的栗色长发,测试空气中的湿度。他只穿着白色的里衣,给自己松松垮垮地套上赤色的外衣,他才拉开门。湿润空气蹭上他半裸的胸膛,江户为期两月的梅雨季节到来。

    

    

    

    

       “真是麻烦啊……”

    

    

    

    

        没来由地,冲田总悟面对报告今日事务的山崎退说了这么一句话,随后不顾可怜的传令兵苦苦哀求,明目张胆地逃了工。

    

    

    

        如果那个人回到地球的话,最先去的地方是……

    

    

    

    

       “冲田先生啊啊啊啊啊!”跟在他身后追出门的山崎退只看到不大的雨中冲田总悟的身影消失在路口。

    

    

    

        江户进入梅雨季节的第十五天,冲田总悟在万事屋见到了神乐,用菊一文字挡住她挥来的伞,心里却只有无边际的欢愉。

    

    

    

    

           终于见到你了。

    

    

    

    

          那么来好好打一架吧。

    

    

    

    

       于是冲田总悟笑了,他重新称呼神乐为山地大猩猩,为的是更好的激怒那个少女,果不其然,神乐开始暴怒,拿着其实不太趁手的旧伞向冲田总悟砸去。

    

    

    

    

         两人打斗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江户城中。原本像座死城的江户,突然而然地焕发了些许生机,冲田总悟注意到旧屯所前的柳树已经抽条了,抽出了柔软的,向上生长的枝条——就像面前的神乐一样。

    

    

    

    

          终于打到精疲力竭时,神乐被冲田总悟顺回住所,此时正躺在榻榻米上,原本团好的头发散乱着,她伸手扯下贵重的发簪,鼻尖嗅到一股子皂角的味道。皂角的味道,皂角的味道,冲田总悟的味道。她觉得脸颊有点烧灼的热意,嘴里却蹦出一句要死不死的话来:

    

    

    

    

       “被罢职的税金小偷拐卖无知的美丽lady回家真是太不要脸了 !”

    

    

    

    

           冲田总悟把手上干净的白毛巾扔到神乐的脸上,于是神乐又一次成功变成炸毛少女,随手将刚刚拆下来的簪子和珠花扔向栗发青年。冲田总悟不为所动,看着簪子上点缀用的珍珠,笑话她:

    

    

    

    

         “就算把你卖了也换不到这种好货啊,不识货的母猩猩。”

    

    

    

    

            “我呸!”

    

    

    

    

         神乐开始和冲田总悟拌嘴:

    

    

    

    

          “本女王现在可是春雨的重要人物,还不快点跪下来求我原谅你,让我在第七师团赏你口饭吃。”

    

    

    

    

          另一位拌嘴当事人倒是没有理会她的意思,他向神乐投掷一瓶药,然后转头就走:

    

    

    

    

    

        “伤口自己处理。”

    

    

    

    

        神乐打开药瓶,倾倒出一些黄色的粉末,她辨认出这是有助于伤口愈合的好药,但她没有用。她拿起刚刚冲田总悟扔过来的毛巾,捂住自己的湿发和热热的脸。少女羞涩的心情潮水一般迸发就无法收拾,如果被冲田总悟看到她的样子,一定、一定会很丢脸的。少女这么想着,耳根子已经红透了。

    

    

    

    

       “冲田先生!”

    

    

    

    

      山崎退找到了躺在和室走廊上的冲田总悟,他用一只手挡住自己的脸,善于观察的山崎只注意到他微红的耳朵。

    

    

    

    

        “土方先生叫您过去。”

    

    

    

    

          “让他等着。”然后就没了声响,似乎是睡着了。

    

    

    

    

       冲田总悟始终不拿正脸看山崎,所以当土方十四郎询问他“总悟这小子最近到底在干什么”的时候,山崎摇摇脑袋回了句不知道,随后他又顿了顿,黑色的眼睛往旁边偏了偏:

    

    

    

    

      “我觉得冲田先生今天很高兴啊。”  



 

          真选组前侦查员山崎退先生,直觉真是一如既往的敏锐。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中考完第一篇更新,冲田总悟先生曾经的跟踪线x太久没写,两位抖S的那种相处方式突然写不出来了连小总给神乐的药都没有什么问题,果然还是要积极复健。

            最近脑洞开得越来越大……不行,不行我要忍住

          喜欢这篇文的大大们麻烦点个小红心吧qwq!给我留个言我也会开心飞的和这个脑洞大开少女讨论一下剧情也可以啊qwq

    


             



                 


评论(6)
热度(11)

© 祁白. | Powered by LOFTER